浮潜前行,透过潜镜的玻璃片,那略显雾濛的海水中出现了第一只水母,远远地孤游,就在这以后,两三只水母出现,然后是七八只,然后是突然的一群,最多的时候有差不多三四百只水母在我的视野里。我得轻轻的,免得搅动的蛙鞋击伤了它们,事实上真发现一些伞盖或者底柱受过伤的水母。水母大多慢慢地游动,那伞形的盖或在上或在下地前行。不是所有的水母会避人,事实上似乎有的水母对于游来的人更热情,有的淡漠,有的则回避。这里的水母都是金黄色的样子,无毒,伞形透明,伞下透出十字架式的内腔。它的底部是六柱的水母体,大概相当于我们常说的海蜇头。每一柱的底部还有一个微小的絮片,飘在水中。触碰它们的时候能感到它们是软软的。这些水母生活的这个水母湖在一个山坳里,需要弃舟爬山,然后到湖边后游300米左右进入到水母密集区。水母湖是个海水湖,底部有珊瑚洞与外部相通,也许因为环境里面没有天敌的原因,这些水母进化没有了攻击性。当浮潜时关注那么多水母在周围梦幻般地悠游的时候,我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是对于自然的造化,是对于天人之间的距离。

        在帕劳的群岛中,水母湖不只是唯一的让我自然生出敬畏之心的景点,事实上在千年干贝、鲨鱼岛、美人鱼航道、牛奶湖等景点我都有同样的感受。那些长达一米左右的巨大干贝,已经历经一两千年的生存,从开始2000多只到现在只剩下40多只,才觉得人类对于自然的侵害有多强;鲨鱼岛的鲨鱼数量也不少,它们也轻松地与人相处;而在美人鱼航道,虽然现在真正的美人鱼——海牛并不容易见到,但是想象下以前寂寞远航的水手在这样的航道上看到一只水里冒出来的顶着还草的海牛的时候幻像中是如何的欣喜若狂;而牛奶湖就是挖出湾底的火山泥作为涂抹保健的天然用品,而这牛奶色正是来自于挖洗这白色火山泥的过程之中。这里在在都有惊喜的发现,比如在我们今天返航的航路上就路遇三只搏浪而行的大海龟。

        现在来帕劳的中国游客还不多,以后也许会多起来。我希望后来的游客在欣赏帕劳美景时能记住几点:一定要有很强的保育观念,根据本地法规与导游要求遵守保育规定,也不要随意触碰、捡拾、猎取甚至食用保育物种;二是到处轻轻的,不要着急、不要擅自穿行,多听本地导游意见,排队等候,做个有耐心的游客;三是来之前学点知识,知道点各种自然地理历史的知识,做一个懂行的游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