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驴湾游记

       对有的人来,异乡是陌生的地方,如果有可能就要匆匆地去,快快地回。因为他们的脚踪从来被故乡的泥土与饭菜锁定,在异乡,那种不舒适让自己难以安睡,也难以停顿。对我来说,异乡有不一样的风味,不一定的色彩,不一样的谈吐,不一样的眼光,那里的新鲜对我的吸引超过水土不服,而常常的,我愿意让我的故习被异乡的差异释放。

       对有的人来说,异乡是不安全的地方,那些陌生的面孔后面可能有抢劫、侵害或者不测的诡异,可能的话,有人宁愿躲在异乡的客房,不去街头游荡。而在我异乡的街道、老房、商店、菜场,那些攒动的人头和对我好奇的目光,就让我愿意在他们中间转悠和想象。如果可能就多给异乡人一点微笑,那几乎没有啥成本或者有啥大的损失。 阅读全文

飞驴湾游记

        浮潜前行,透过潜镜的玻璃片,那略显雾濛的海水中出现了第一只水母,远远地孤游,就在这以后,两三只水母出现,然后是七八只,然后是突然的一群,最多的时候有差不多三四百只水母在我的视野里。我得轻轻的,免得搅动的蛙鞋击伤了它们,事实上真发现一些伞盖或者底柱受过伤的水母。水母大多慢慢地游动,那伞形的盖或在上或在下地前行。不是所有的水母会避人,事实上似乎有的水母对于游来的人更热情,有的淡漠,有的则回避。这里的水母都是金黄色的样子,无毒,伞形透明,伞下透出十字架式的内腔。它的底部是六柱的水母体,大概相当于我们常说的海蜇头。每一柱的底部还有一个微小的絮片,飘在水中。触碰它们的时候能感到它们是软软的。这些水母生活的这个水母湖在一个山坳里,需要弃舟爬山,然后到湖边后游300米左右进入到水母密集区。水母湖是个海水湖,底部有珊瑚洞与外部相通,也许因为环境里面没有天敌的原因,这些水母进化没有了攻击性。当浮潜时关注那么多水母在周围梦幻般地悠游的时候,我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是对于自然的造化,是对于天人之间的距离。
阅读全文

飞驴湾游记

       传远古的时候有个巨童,他的个头与胃口都是很大,他吃的东西很多,而且随着身体的长大,吃得越来越多,以至于人都供应不上了。最后这巨童化为帕劳的主岛,有了这个地方。现在看帕劳的岛也真是有点一块块馒头的样子,很多岛就是一大块完整的石头,吃水的地方齐齐切出的水线真的让人感慨岁月流逝中水冲石蚀的力量。

       帕劳人不吃鸡,虽然游客可以看到帕劳本地人到处养鸡,一看也是地道的走地鸡,但那都是不吃的,鸡死了以后就埋葬起来,以前帕劳只有土路的时候,鸡就到处走,也没人赶它们。因为鸡扮演一个很重要的驱邪的角色。相传帕劳的北岛的巨石阵中居住着魔鬼,每到夜晚的时候它们就会走出巨石阵作恶。听到鸡鸣的时候,魔鬼就赶紧逃回巨石阵。因此帕劳人就养很多的鸡,这些鸡昼夜不停地叫,魔鬼就不敢出来了。据说,就是外国的鸡进口到帕劳,过了一段时间也能学得与帕劳本地鸡一样昼夜不停地叫呢。在帕劳餐厅里吃到的鸡肉都是外国进口的,本地的鸡是一律不吃的。
阅读全文

飞驴湾游记

       虽然这个国家人口不多,但是这个国家的地方其实不小,岛屿也非常有特点,因为是陆岩岛屿特征,因此这些像小山头一样耸立在水中的岛屿绿被覆盖,形象很美。穿行在蓝水青岛之间,与一般大洋岛国给人的感受颇为不同。

       帕劳人民很热情,也比较随便,不是很重视守时观念。帕劳地处大洋洲,但是人群并非典型的大洋洲种群(密克罗尼西亚、美拉尼西亚、玻利尼西亚),而是由印尼、巴布亚新几内亚、澳洲土著、密克罗尼西亚人混合而形成的居民群体。旅游。现在是这里的核心产业之一。不少台湾同胞在他们的旅游行业从业,给我们做导游的DAVID就来自台北,已经在帕劳干了七年了,服务热情一等一,说道大陆就用“国内”相称。现在大陆来的游客开始多起来,一路上碰到了不少,希望来的陆客对于本地的生物保育政策多多尊重。

       这个地方从一战前到现在,先后经历德国、日本、美国的涉足,所以在在可以看到当日殖民与战争的遗迹。当初这个国家的第一任总统是有本地血统的日裔男性。今天这里还有美军的基地。
阅读全文

« 上一页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