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驴湾游记

       倒一杯南美的葡萄酒,邀请马丘比丘之上的星星同饮,夜慢慢地踱过时间,我变得漫长耐心。这里的虫子与我家乡的虫子有同一种鸣叫,原来自然的王国并没有边界,不需要丈量。

       想起花的故事以及她们的芳菲,我的心情开始像春末的残花飘零,祭起花的茎杆,把收成的许诺摇晃,中午的阳光开始翻弄日历,过去的一年又一年,并不是未来的一年又一年,可以明晃晃,真的明晃晃。

       跨过心的鸿沟,化外的兄弟绽开了红色灿烂的大笑,这些从来不属于我的物种变得平常,苍蝇轻盈地避开我的拍子,开始把他的歌声悬挂在飞行的翅上,不要以为他们丑陋,他们有他们的自得,他们的理想。 阅读全文